8.0

2022-08-30发布:

寂静的世界20作者:sy791230(兰色懒猫)

精彩内容:

第20
  在某處
    XAXA005:“大人,這是本部派員的所有資料,我仔細的查看過,怕有遺漏就全部拿過來了。前面10份是有機會接觸到觀察點行動的人員。第一份就是我的資料。”
  XAXA001:“你的看法是?”
  XAXA005:“每個人都有機會去刻意安排,但觀察點的行爲是不可知的,所以,在下愚鈍。”
  XAXA001:“觀察點的行爲是不可預知的,但觀察點的喜好卻是可以預知的。好了你先下去吧!”
  過了會XAXA001:“觀察點5號到底是誰?附屬者3號到底是誰?難道兩者的相遇真的是巧合?”
  望著坐立不安的龍婷,有意不斷展露誘人之地的雪梅,還有毫無知覺卻不斷泄露春光的曉梅。我那個激動啊,簡直就是賞心悅目。特別是扭扭捏捏的龍婷,每次無意露出的美鮑都讓我脈動不已。而發覺半遮半掩更具效果的雪梅,立刻改變策略。黑色絲薄包裙,讓誘惑更上一層樓。這還是叁個啊!再來叁十個我不是發了,哇哈哈哈。
  又是一個瘋狂的夜晚,在碎裂的各式衣服中,叁具玉體擺出各種姿勢。我喘著粗氣惬意的躺在中間,迷迷糊糊的睡著了。
  恍惚間,靠!別鬧我啊!老子才睡!操!誰他媽在戳我!我猛的睜開眼,只見一個小小的身影在蹲床邊。我操,瞬間睡意全無。在不知道是誰的身上爬過,按下床頭燈。額,試了幾次燈都沒亮。
  “別動!千萬別動。”
  熟悉的聲音從那小小的身影傳來。額,有點熟悉。是小丫頭。
  突然,兩道綠光就這麽穿過牆頂,射了下來。一道籠罩著我,一道籠罩著小丫頭。余光瞥向窗外,明亮的城市從最外圍一點一點的黑了下來,就像是有人在那橡皮擦擦除一般。心髒不停的跳動著,又是昨晚的情況。靜靜的,仿佛過了很久很久,直到身下赤裸的龍婷就這麽在綠光中消失了。靠!搞什麽。
  蹲在綠光中,仿佛雕像般的小丫頭突然站了起來。將頭扭到了一邊,“能不能擋一下,大色狼。”
  額,我連忙用手捂住了下體。”
  怎麽回事?怎麽……”
  我有些混亂。
  “現在很緊急,只有五分锺。”
  小丫頭背對著我說道“這是什麽?”
  我聽到她說很緊急立馬激動了起來。
  “這是更新程序,每過幾天,他們都會啓動更新程序,用來保證城市裏的新鮮程度。”
  小丫頭語速極快的說道。
  “你怎麽知道的?”
  我奇怪的問道,卻沒發現小丫頭的話我居然一字不拉的聽全了。
  “我今天去啓用基因控制程序,可是卻沒辦法開啓。你知不知道是爲什麽?還有大概有多少個像我們這樣的人?”
  小丫頭的話語中沒了半點稚嫩,仿佛變了一個人般。
  “基因控制程序?什麽東西?就我所知,現在大概就七八個我們這樣的人。操,你他媽到底知道什麽?”
  “就七八個嗎?爲什麽我就發現了你一個?”
  小丫頭絲毫沒有理會我的疑問,繼續發問道。
  “靠!其他人都在外面混呢,哦!就一個叫張承冀的在邢台。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啊!”
  “那就是說不止一個安全警戒區。”
  小丫頭自言自語道。”
  其他人都是從不同的地方出到外面世界的嗎?”
  接著問道“你告不告訴我,你知道些什麽?”
  我怒道,就知道從我這套情報。
  “哎!”
  小丫頭歎了口氣“現在是他們啓動更新程序的時間,大概只有五分锺,所以我們的對話不會被篩選屏蔽。更新程序就是讓更新範圍內的物體保持更新前最佳狀態的程序。好了我就告訴你這麽多了。其他的以後再說。到你了,你知不知道有幾個安全警戒區,就是像我們這樣的城市,有幾個?”
  程序,小丫頭到現在已經說了好幾個程序了。難道我現在是處在一個類似電腦的世界裏?”
  你老是程序程序的,難道我們現在是在電腦世界裏?”
  “我們現在時間很緊急啊!你怎麽那麽啰嗦。”
  小丫頭怒的一轉身,狠狠瞪了我一眼,啐了口又背過身去。
  “不是,怎麽說,哎,反正就不是。我們是真實存在的。除非你認爲你以前的生活也是電腦程序。”
  頓了頓,忽然轉過身來,嗔怒道:“大色狼,你好啰嗦啊!時間到了!”
  說完便蹲了下來。
  這時包裹我們的綠光擴散開來,就像昨天晚上見到的那樣,慢慢的將整個城市顯現了出來。一陣恍惚,我又躺在了雪梅龍婷的中間,看著她們隨著呼吸而起伏的身體,就像是剛剛的一切都是夢境一般。可接著的一聲輕輕開門聲,小丫頭抱著小熊娃娃進來,“大色狼!”
  雖然回複了小女孩的口氣,可那雙與我對視了下的眼神。剛剛確實發生了。
  我呆呆的躺在床上,雙眼盯著天花板。小丫頭到底知道些什麽,她似乎對這個世界是又熟悉又陌生,什麽叫除非你認爲你以前的生活也是電腦程序?黑客帝國?
  “主人,你昨晚沒睡啊!”
  天已亮了,雪梅最先醒來。動了動,用個最舒服的姿勢爬在我身上,擡著頭一臉舒適的看著我。”
  昨晚主人好厲害。”
  雪梅居然有些羞澀的用指尖在我身上劃著,呢喃的說著身心好幸福之類的話。
  很快曉梅醒來了,起身,洗浴,準備早飯。雪梅一直爬在我身上幸福的睡了個回籠覺。等叁人起床洗漱完畢,小丫頭已經吃好了。我正想對她說些什麽,她立刻做了個噤聲的表情,接著甜甜的對叁女說了聲就走了。
  這個上午過得我毫無滋味,連在眼前不斷出現的美景都沒心情欣賞。雪梅察覺到我的異樣,連忙貼了過來。
  “主人,心情不好?”
  “沒什麽。”
  我伸手撫了撫她耳畔的發絲。
  “那你好像不太高興哦。”
  雪梅仔細的端詳我的臉說道。
  “真的沒什麽啦。”
  “哦!”
  雪梅眼珠轉了轉“主人,我跟曉梅去拿些東西。讓龍婷在家陪你啊!”
  說完媚笑著起身叫上曉梅就走了。
  套房客廳中龍婷坐在對面的沙發上,有些出神的看著我。”
  看什麽?”
  我柔聲問道。龍婷突然羞澀的搖了搖頭,額,不會溝通真麻煩啊!雖然每次親熱都是雪梅在一旁轉述龍婷的感受,那感覺相當刺激。可面對面的無法溝通真是讓人頭疼。
  點了根煙繼續沈思起來,龍婷遞了個紙片【心情不好?是不是跟昨晚小丫頭來了有關?】。額,我有些吃驚的看著她,難道她知道了?
  之間她又低頭寫道【你昨晚壓著我了,大概是小丫頭一個人睡有些怕吧。你想家人了?】我笑了笑,雖然跟龍婷已經有過很多次的肉體交流,可她總是避免在人前跟我過于親密,除了在床上其他時間總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摸樣。可我看著她紙條上的字迹,還是在心中一陣溫暖。
  話說不過就是去對面超市拿東西,怎麽雪梅兩個去這麽久。難道……呵呵!
  小蕩婦,故意在給我和龍婷創造空間?看來雪梅也看出了龍婷的顧慮,那就不要辜負了她一番好意。
  “出去走走?”
  我柔聲道。也不等龍婷回應,起身上了電梯。
  上午的太陽照在身上暖暖的,身後的龍婷穿著一身無袖t恤下身一條米色包臀短裙,一前一後的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。大概是被陽光一曬,內心的郁悶疑問被曬去了不少,漸漸輕松起來。忽然一只微涼的小手輕輕的放在我的手心,我握了握。稍稍用力,將有些羞澀的龍婷拉到並排的位置,甜香味漸漸濃郁。走在安靜而人群密集的商業街上,四周呆立的人群大部分是成雙成對的小情侶。平時也常常從這裏走過,每次都只是注意著或依偎,或牽手的女生。可此時卻滿腦子想象的是,如果她們是活動著的,是不是很幸福甜蜜的呢,就像是我現在的心情一般。
  鼻息中越來越濃郁的甜香味,我轉頭看了看身邊的龍婷,將手輕輕的摟到了她的纖腰上。溫軟的女體顫動了下,接著軟軟的靠了過來。似羞似怒的眼神飄然而來,讓我心神一蕩。小手按在了我順著起伏的曲線滑到圓潤臀肉的手掌上。我哈哈一笑,重新摟住了她的腰肢。
  前方不遠處一間熱鬧的遊戲廳,裏面傳來各種遊戲機的聲音。好久沒玩過遊戲機了,甚至連電腦都沒上過了。想起歐曼家的PS3,恩,今天去玩下遊戲機好了。
  拉著龍婷進了遊戲廳,裏面到處是呆滯的人面對著等待開始的遊戲機。玩什麽呢?看了看身邊的龍婷,這妞似乎都不感興趣啊!靠!一直以來都把她看成是女人,卻忘了她以前的身份了。她出事前怕是拿著不少遊戲廳的股份吧!
  四處轉了轉,走到投籃機前。”
  你玩不玩?”
  我問龍婷。只見她微微一笑點了點頭,轉身走到收銀台處,在一個工作人員身上摸索了下,拿出鑰匙打開投幣口。靠!果然是熟悉啊!要我的話絕對是老老實實的去搞遊戲幣來。
  “你玩不玩?”
  我問道。龍婷淡淡的搖了搖頭。
  “不會玩?”
  我繼續問道。龍婷還是淡淡的搖著頭。
  “來來,一起。我可是很厲害的!比一比!”
  慫恿了下,龍婷開了旁邊的機器。
  果然是個菜頭,哈哈哈。看著龍婷手忙腳亂的胡亂投著,連第一關都是勉勉強強的過去。開心啊!我就喜歡虐菜,哇哈哈哈。特別是對方越來越有賭氣的味道在裏面,我笑的這個暢快啊!
  龍婷嗔怒的瞪了我一眼,專心的投了起來。”
  恩,不錯,有進步。不過比我還是差了點啊!”
  我歡快的說道。時間慢慢流逝,龍婷投的越來越好了,而我的壓力也越來越大。靠!要不要學的這麽快啊!不行,我可不能輸。身邊是不斷做出投籃的龍婷,每次投球時,高聳的胸部就跳動一下。專注于投籃的她,連包裙被漸漸拉上去都沒注意,已經露出了點圓潤的臀了。
  當遊戲結束時,靠,我輸了。龍婷拉了拉裙邊,飄來一絲狡黠得意的眼神。
  靠,這是美人計。我說呢,屁股都露出小半邊了,居然都不去拉下裙擺,還當她沒知覺呢。不行,再來。不得不承認,龍婷確實學的很快。已經到了十投七中的地步了,啊!我才說自己厲害的,結果被個新手虐,不甘心啊!搗亂,不停的搗亂。再不玩點手段,就會被菜頭虐死。搶她的球來投籃已經沒用了,第二關的分數就比我高了不少了。看來本大爺要用超限戰了。
  第叁關才開始,龍婷得意的揚了揚頭。我嘿嘿一笑,祿山之爪在她乳尖上撥弄了下。果然投歪了,哈哈連籃框都沒挨到。我迅速的投了幾個進去。不停的騷擾讓龍婷的節奏完全亂了,氣的她不停的饒我的癢癢。靠!騷擾我,反正被你抓下又不吃虧。再說了,早就看著飛舞的胸部心癢癢了。幹脆放棄了我這邊的比賽,專心逗弄龍婷去了。
  不時的捏下她的圓臀,玩鬧中時不時的彈下挺立的乳尖。甜香味已經籠罩了我們所處的位置,龍婷眼中滿是春意。我頓了頓,看著滿眼含春的龍婷。爆了。
  一把將她摟進懷裏,顫抖的睫毛下是忽閃的眼睛。微張的小口中不斷的吐出熱情的氣息,噴在我的臉上。我狠狠的吻了下去,甘甜的唾液不斷被我允進口中。
  伸手在光潔的大腿上撫摸著漸漸靠近包裙內裏,還沒到大腿根部,就摸到了一灘滑膩的水漬。拿出沾滿水漬的手指讓龍婷看了看,接著含進口中。羞的龍婷輕輕捶了我下。
  “哈哈,你身上的體液,我又沒少吃。還害羞什麽。”
  想跑。我一把從背後摟住轉身欲逃的龍婷,雙手附上她胸前異于常人的大乳,狠狠捏了幾把,立刻流出的乳汁打濕了前襟。堅硬炙熱的肉棒撐起一個小帳篷來,抵在她的臀上,撞了幾下。很快龍婷整個人都軟在我的懷中。夾著龍婷來到一台街機邊,將她放坐在控制台上。從她柔美的臉上緩緩的親了下去,越過細嫩的脖頸,誘人的鎖骨。準備撥下她無袖t恤時,龍婷對著我搖了搖頭,指了指旁邊無數呆立的人。
  靠!我指了指呆立的人,再指了指自己的眼睛。低頭隔著絲薄的衣服含住了她的一只乳尖,用力一吸,甜香無味的乳汁流入口中。脫下自己的褲子,通紅堅硬的陰莖豎立在空氣中,擠開龍婷的雙腿,通紅的龜頭離那流水潺潺的溫柔鄉只有咫尺距離。
  龍婷用力推了推我,滿臉的掙的通紅,一臉祈求,哀求。靠!我是箭在弦上啊!一把抱起她,四處找著人少的地方。炙熱的陰莖抵在她的柔軟處,趴在我肩頭的龍婷不由的在我耳邊呼出一口熱氣。還好,最內裏的一排就一男一女坐在彩京機上。將龍婷放在一台機子上,迅速的將那男的連拖帶踢的擺放遠,讓女的趴在台子上。回到龍婷身邊,龍婷無奈嬌嗔的剜了我一眼,柔弱無骨的雙臂換在我肩頭。我嘿嘿一笑“滿意了。”
  不待她回答吻了上去。
  肩帶滑落,挺翹的豐乳跳了出來,我連忙一口含住。舌尖不斷的在挺立的乳豆上轉著圈圈。乳汁入口,這對玉乳簡直就是人間佳品啊!嘶啦一聲,龍婷的t恤被我撕開了,另一邊的乳肉也跳了出來,龍婷毫不在乎的將我的頭移到另一側乳房前。下身移了過來,盛開的花瓣緊貼著我炙熱的陰莖,艱難的磨動著,洶湧的淫液將我整個陰莖打濕。
  埋首胸前,兩團甜香的乳肉夾著我的面頰,仿佛置身于棉花之中。龍婷的喘息越來越盛,小手伸到了我的胯下,捏著我的陰莖抵到了流水的源頭。我腰一用力,龜頭破開微張的小口凶猛的挺了進去。抱著我頭的雙手,隨著我的插入,猛的用力。整個臉都被壓進那處洶湧的肉海中。這妞手勁太大,我掙紮了好一會,終于浮了上來。一邊大口呼吸著,一邊調笑道“謀殺親夫啊!”
  龍婷撒了下嬌,送上紅唇。層層疊疊的陰肉一圈圈的包裹著我的陰莖,我不斷的向深入挺進,不斷的撞擊。耳邊是龍婷的喘息,周遭是熱鬧的遊戲廳,身下不斷的被吸入,擠出。
  刺激,激烈,周遭的環境讓龍婷的反應很是強烈。搭在坐凳上的雙腳不自住的勾住我的腰,不斷的用力提示我再猛烈些的抽插。淫液順著我的陰囊滴在大腿上,雙手不斷的撕扯著我的背部,好痛。
  突然,尖利的指甲狠狠的掐進我的肉中,挺起的胸膛彎的猶如滿月一般。包裹著陰莖的陰肉越來越緊,龍婷仿佛溺水般呼吸著,終于渾身一陣抖動,高潮了。
  我抽出陰莖,一股熱流噴湧而出。呼吸間,我再次插了進去。龍婷無力的靠在遊戲屏幕上,控制台上早布滿淫液,使得癱軟的龍婷不住的向下滑去。
  我一把抱起她,看了看四周。心中一動,來到模擬摩托上。龍婷無力的爬在我的胸口,對我更換地點的行爲沒有半絲反應。好一會才重新恢複過來,嬌嗔的輕打了我下,可下身卻開始扭動起來。很不方便啊,我仰躺著雙腿艱難的著地,模擬摩托被我們坐的東倒西歪,龍婷更是好幾次都差點滑下。
  渾身通紅的龍婷,妩媚一笑。轉身爬在了摩托上,高高的翹起粉臀,光潔的鮑魚大開著,俯身貼在摩托上。纖細的腰肢桃心型的粉臀,這種姿勢將她最誘人的體態展露無遺,我站在身後細細欣賞了下這人間傑作,引來龍婷的不滿。嘿嘿一笑,壓低高聳的陰莖,插了進去。果然舒適很多,雖然摩托任在擺動,可我們緊緊的貼在摩托上,使得我的抽插別有一番滋味。甚至在想,要不要弄兩個幣來開始遊戲呢!
  想到就做,趁著龍婷歪到一邊的機會,俯身拿起身邊那人放在地上的遊戲幣,在龍婷詫異的眼神中,我淫笑著投了進去。用眼神示意龍婷開車,我扶著她的粉臀開始大力的征伐起來。看著頻幕上不斷亂擺的摩托,身下是隨著我的抽動而擺動的龍婷。簡直是刺激到爆啊。摩托的座位上已經濕滑無比,屏幕上的遊戲早已結束。龍婷再次高潮來臨,我緊緊的摟著她,暴漲的陰莖死死的抵在最深入的那團軟肉上,熱流澆打在龜頭。
  猛的蹲下來,將頭靠近她的粉臀,嘴唇貼在那光潔無毛的美鮑上,不斷的允吸著那充滿藥力的體液。順便在那細小的陰帝上撥弄幾下,讓癱軟的女體再次抖動了幾下。汗水粘液,癱軟的身體。我試著搬動下龍婷,失敗了。龍婷緩緩的滾落在地上,顧不了那麽多了。雙手抱起她的雙腿,插了進去,凶猛的,次次盡墨的插入。放開胸懷,全身心的感受摩擦的快感,感受越來越強,猶如潮水般湧來的極度快感。很快龜頭酥麻,一股股的射進感傳來。我猛的抽出陰莖,一步跨到龍婷面前,準備低身將陰莖抵到她的臉上,一股精液噴射而出。接下來的幾股終于噴撒到了她的臉上,龍婷閉目承受著。當我射完後,溫柔的張開紅唇伸出嫩舌將我龜頭上殘留的精液舔了個幹幹淨淨。
  呼!真爽啊!我一屁股坐在她身邊,一手拿著從別處找來的眼,一手放在龍婷傲雪的玉體上,輕輕撫摸。”
  你知道嗎?每次和你做愛,我都瘋狂的要死。你的體液又能刺激我的性欲,簡直愛死你了。”
  我對著龍婷說道。
  龍婷起身,滿臉歡愉的親了我一下。整理自己身上的衣物,指著撕爛的t恤一臉不滿。哈哈哈!拉著龍婷走出遊戲廳,一路上龍婷一手扯著破爛的衣服遮住胸前的春光,一手掙紮著想要甩掉我的大手。來到隔壁一家服裝店,龍婷飛也似得選了間衣服就跑進換衣間中。我就這麽赤裸裸的大馬金刀的坐在店裏,看著略施粉黛的售貨員。可惜啊。剛爽過,你們長的也一般,就不弄你們了。哇哈哈哈!
  正笑著,龍婷赤裸著上身走了出來,胸前大乳布滿了我允吸輕咬後的痕迹。
  腳下虛浮著,拿著剛剛選好的衣服走到飲水機邊,沾濕了後開始擦拭身體來。期間不住的對我抛著白眼,嘿嘿!清理了半天,我也欣賞了半天。直到龍婷穿上衣物,手拿另一件沾濕的衣物來給我清理擦身。”
  嘶!輕點啊。我背後是不是被你抓爛了?”
  我扭身問道。得到的是龍婷的瞪眼,哇哈哈哈哈。
  “不穿了,我又不怕人看見。靠!你離那麽遠做什麽,過來。好啦好拉,我穿。快讓我摸摸下面是不是腫了!哇哈哈哈。不來,那我過去了。別逃!”
  歡樂的時光就在我和龍婷的打鬧中流逝了。
  “主人,這套衣服挺合身的啊!”
  剛進套房,雪梅就黏了上來。面帶笑意的看了看龍婷,龍婷羞的快步走進房間裏,路過時撓了下雪梅。
  “呵呵,小妮子還撓我。看我不教訓你。”
  雪梅挽著我的手笑嘻嘻的對著龍婷說道。
  “主人,累了吧。快坐,奴家幫你捏捏。”
  雪梅熱情的拉我坐下,就開始捏我的大腿。
  我揪了下她的大乳,“還笑,再笑老子就收拾你了。”
  我也笑著說道。這個小蕩婦,絕對是有意的。”
  我去洗澡。”
  “主人,今天開心麽?”
  雪梅便幫我沖洗身體邊說道“這小妮子居然抓這麽多印子。”
  “靠!你是心疼還是羨慕啊!哪次不是幹你幹的最多的。哪次不是你最先死了的。快點洗拉,我餓的要死了。吃飽了也好好收拾你次,讓你也抓行不。”
  從進門就滿是酸味的說道。靠,龍婷可是你帶來的。
  “呵呵,人家就是無時無刻不想主人嘛。”
  雪梅撒嬌道。伸手輕捏著我的睾丸,見到我的陰莖勃立後,跪到我的面前。
  恰到好處的溫水灑落下來,紅潤的雙唇在吞吐著發紅發黑的陰莖。流水灑落在美麗的臉龐上,白色的衣服被打濕貼在身上若隱若現。予取予求的神色,期盼雨露的姿態。雪梅雙手雙腳著地,就著麽晃動著腦袋含弄我的陰莖,高高的揚起頭舔弄我的陰囊。謙卑的意味如此濃厚,我被打動了,結果就是我很快就射在了她的口中。
  “主人,滿意嗎?蕩婦以後不敢了。”
  雪梅將滿口的精液吞下肚後,可憐兮兮的說道。
  “我又沒說你什麽。你是知道的,主人最喜歡你了。”
  我憐愛的扶起雪梅,心疼的說道。
  “主人最好了。”
  看著露出笑顔的雪梅我也輕松了不少。
  吃飯時,龍婷老老實實的坐在我的身邊,任由我的手在她身上挑逗,都沒有什麽反應。雪梅依然像個柔順的小婦人般伺候著我吃飯,絲毫不介意我一邊吃著她送來的可口飯菜,一邊逗弄著她和另一個女人。直到飯後,我這才反應過來。
  靠!死妖孽,又上當了。我說怎麽突然用那麽謙卑的態度迎奉我,之前就用玩笑警告過龍婷了,所以龍婷才會在她面前不理會我的挑逗。之後在浴室的對話不過是用來擾亂我判斷的。哎!女人的心思真是……警告龍婷的目的也達到了,我就算發覺了,看在她在浴室那麽謙卑的份上也會原諒她的。至少我現在就不想就這個問題再去說她了。
  雖然不想教訓雪梅了,可看著妩媚而來的雪梅。我伸手捏住她一片雪鮑,”
  你做,好好做。”
  雪梅嬌吟著撲進我懷裏,死妖孽這會肯定在心裏大笑。
  “對了,小丫頭怎麽中午沒回來?”
  吃飯的時候被雪梅的小意伺候弄暈了,才發現小丫頭沒來。
  “主人,你對那個小丫頭很上心?”
  雪梅問道。
  我捏了捏她的嫩臉“想什麽呢,你們是我叫醒的,她可是自己醒的。而且她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事,所以……”
  說著想到了昨晚和前晚的更新程序。
  “奴家還以爲,主人想換換口味了呢。”
  雪梅調笑道“那是,不換換口味,天天吃奶酪大餐啊!”
  我故意說道“主人,主人是煩雪梅了嗎?主人雪梅錯了,主人不要不要雪梅啊!”
  雪梅聽後突然含著淚哭訴道。”
  主人,雪梅什麽都願意給主人。”
  額!看到雪梅的回應我也傻了,本就是開個玩笑的。”
  我沒說不要你啊!我跟你開玩笑的!我最喜歡的就是你了,這麽美,身材又火爆,還會噴奶,又貼心,又聽話。哪去找這麽好的女人啊!我真的是跟你開玩笑的。別哭啊!我發誓,我絕對不會不要你的,不然……”
  雪梅突然堵上了我的嘴,破涕爲笑道”主人最好了,雪梅好幸福呢。嘻嘻,主人好可愛啊!”
  靠!玩我!
  見我發怒,雪梅嬉笑的爬在我懷裏。”
  主人,別生氣啦!奴家給你準備了禮物哦!如果哪天主人有空,奴家帶你去看,好不好!”
  “禮物?什麽禮物?”
  我奇怪的問道,哎!現在我是被這個妖孽吃的死死的了!有誰能來收了她啊!
  “嘻嘻!秘密哦!”
  【在某處XAXA005:“大人,不好了。0001安全警戒區發生能量泄露。”
  XAXA001:“什麽?怎麽回事?”
  XAXA005:“這是監控點發來的緊急通報,0001安全警戒區無故發生能量泄露,而且流速極快,各項系統已經出現能量支撐不夠的情況了。更新系統已經停止了。”
  XAXA001:“什麽?流向源呢?”
  XAXA005:“擴散式的,試驗區全面擴散。”
  XAXA001:“立刻封鎖消息,還有……算了。觀察點1號的行爲本就違背實驗原則,立刻查清流失原因。”
  XAXA005:“是,我立刻去封鎖消息。我會親自去調查原因的。”
  敲門聲“大人,聯合監察組的大人找您。”
  XAXA001:“知道了。你先別走!”
  XAXA005:“是”XAXA001接電話:“餵,大人……是……這個我還沒有接到上報,接到後我會馬上調查。是……0001區的發展是我們無法預料的,很不符合我們實驗的原則。是,這也是促使觀察點1號納入正軌的方式。是。是。請監察組各位放心。一切都在控制中。是,明白。是,再見。”
  XAXA001:“是誰向外泄露了情報!很不錯啊!監察組跟我同時接到上報。”
  XAXA005:“大人,絕對不是我啊!我一拿到上報就直接到您這來了,而且按程序監控點人員是沒有越級上報的權限的。”
  XAXA001:“能夠收到上報情報的人員有幾個?”
  XAXA005:“額,大人,0001區監控點6人,總監控官和我,一共8個人。”
  XAXA001:“你現在立刻將監察點的人全部替換,總監控官我會處理。”
  XAXA005:“大人,這……會不會……”
  XAXA001:“怎麽你有意見?我就是要告訴某些人,手別伸的太長,不然別怪我伸手剁手,伸腳跺腳。立刻去辦,還有該事件的對外說法你應該知道了吧,給我仔細調查清楚。”
  XAXA005:“是,明白。”
  】中午小睡了下,看著坐在梳妝台前打扮的雪梅。絲薄的睡衣在陽光在照射下幾近透明,內裏若隱若現的曼妙胴體引人遐想。見我醒來,連忙起身在房間內的衣櫃翻找我的衣物來。額,找這麽久。我不耐煩的看向雪梅,筆直修長的雙腿緊繃著,腰彎的極低。睡衣下擺高高撩起,一條雪白的叁角內褲緊緊的貼著脹鼓鼓的鮑魚。額!貼的是那麽的緊,以至于內褲都顯現出一條細細的縫來。看的我熱血上頭啊!似乎在讓我好好欣賞般,雪梅扭動了半天的屁股,這才拿起衣物走了過來。
  “誰讓你穿上內褲的,不是才說過不準嗎?”
  我故意冷臉說道。不彰顯下主人的權威不行了。這妖孽道行實在是太深了。
  雪梅媚笑著將手伸進睡衣中,就這麽站在我面前彎腰脫褲。寬松的領口中傲人的雙峰大喇喇的展現在我眼中。”
  主人,奴家也是想讓主人開心嘛。奴家以後不穿了就是了。”
  靠!這麽一撩撥我早就爆了,一把拉過雪梅,撕開她的睡衣狠狠的壓了上去。良久,我站在浴室中,曉梅在我身後幫我沖洗著。哼哼!從進家門就挑戰哥,哥直接讓她飛了六次,整整叁個小時。
  “曉梅,等下就做飯,我餓了。”
  大概是今天吃了太多龍婷的體液,曉梅在清洗我肉棒的時候,沒忍住抓著曉梅的頭就將微硬的陰莖塞進她口中。口技差了點,姿態也沒雪梅上午那麽謙卑。哎!算了。抱著曉梅的頭,狠狠的插了一頓,射了。正當我準備享受曉梅的清理時,突然曉梅就這麽昏倒了。
  我靠!不會是她也要醒來了吧!想想也對,這段時間哪天不是把她們幾個都找來,個個都狠操一頓才罷休。連忙叫來龍婷,兩人將曉梅搬到了床上。龍婷細心的將她身體擦幹,蓋好被子。看著忙碌的龍婷,特別是她不斷露出的春光,哥又硬了。我忍!我可不想這麽快就精盡人亡啊!
  晚飯是龍婷做的,口味嘛,額,有熱的吃就不錯了。消失了半天的小丫頭也終于來了,一副餓死鬼的摸樣。
  “慢點吃,你個小丫頭,今天跑哪去了?連個招呼都不打,知不知道大人會著急。”
  我敲了敲桌子,故作嚴肅的說道。
  “要你管,你個打色狼。對了雪姐姐呢?”
  小丫頭完全無視我的警告問道。
  額!你雪姐姐這會還在床上下不來呢。”
  她身體不舒服等下就會來的。”
  ”哼,什麽身體不舒服。不可能。肯定是你個大色狼弄的。”
  小丫頭一副不相信的摸樣。
  額!我都忘了,她是知道更新系統的,她們這些人根本就不會生病。于是我連笑道“什麽我弄的啊!我怎麽弄的啊!”
  “哼,你個大色狼,別以爲我年紀小就什麽都不知道。色狼!”
  “對了,哥哥等下有事問你。”
  我還是急于想知道她的秘密。
  “沒空,等有機會再說吧。”
  小丫頭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機會二字咬的重重的。
  收到!
  傍晚,雪梅才從房間裏出來,草草吃了點飯便到曉梅的屋裏去了。龍婷陪著我坐在落地窗前,依偎在一起。我破例沒有對懷裏的美肉動手動腳的,畢竟今晚有要事辦,萬一沒忍住,耽誤了就出大事了。正享受著懷抱美人,欣賞城市夜景的美好時光。小丫頭串了上來。
  “你是不是還有兩個姐姐在外面?”
  小丫頭也學著我盯著外面問道。
  “啊!什麽?”
  正享受呢,突然被打斷。
  “我說,我今天遇到兩個姐姐,是不是你叫醒的!”
  小丫頭提高了聲調。
  “哦!會動?那就是了!怎麽?你遇到她們了?她們現在怎麽樣?”
  我回道“你很關心她們?切!才不像呢。肯定是你始亂終棄,那兩個姐姐現在挺可憐的。你個……壞蛋。”
  小丫頭停了下似乎想找個貼切的稱呼。
  “拜托!是她們先對我不利的好不,我又不是不要她們,是她們自己不肯回來。難道要我去求她們嗎?”
  說起小百合,特別是小娟我就火大!
  “那肯定是你意圖不軌,她們才攻擊你的。”
  小丫頭回嘴道。
  “什麽啊!額,你跟她們談過?”
  小丫頭怎麽知道小百合攻擊過我的事?
  “對啊!她們跟雪姐姐一樣有xxxxx“小丫頭終于扭頭看著我說道。
  媽的又是XXX,不過也好,至少龍婷就不知道小百合也有心靈對話的能力,這樣雪梅也就不知道了。不過明明我知道她們的能力,爲什麽小丫頭在描述的時候還是會出現空白?
  “大人的事,你個小丫頭懂什麽。”
  我隨口說道“誰小了,我長大了。我什麽都知道。你和那些姐姐做的事叫嘿咻。生小寶寶用的。”
  小丫頭激動的說道,那付辯白的摸樣把懷裏的龍婷逗的直笑。龍婷連忙走過去將小丫頭摟在懷裏,一陣溺愛。
  “那你嘿咻過沒啊!”
  我打趣的說,小丫頭十六七歲的年紀,不過小女生都早熟,所以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幾歲。可我知道在我以前的生活裏,十叁四歲就破瓜的小女孩不在少數,所以爲了逗逗她說道。
  龍婷轉頭就責備的看了我一眼,我一臉的無所謂。
  “哼,我才沒有呢。”
  想象中小丫頭應該一副義憤填膺的大罵景象沒出現,倒是臉紅了紅回答道。
  對著這麽小的女生再繼續這個話題就不太合適了,我連忙問道“那兩個姐姐你還知道些什麽啊?”
  跟小丫頭的聊天中,我大概知道了小百合的近況。兩個人因爲長時間沒有我的滋潤(大概吧)身體狀態很不好了,加上除了她們兩個再也沒有其他人能溝通,精神狀態也不好了。幸好是兩個人,不然肯定早瘋了。看來哪天要主動點的去找找她們了,問了問她們的地點。哪天去找她們好了,帶上雪梅,這個妖孽處理女生的問題實在是比我強多了。叁人說笑著,到後來雪梅也加入了進來。很是輕松的夜晚啊!
  午夜時分,我輕手輕腳的從雪梅和龍婷的包圍中下了床。慢慢走到小丫頭的房間門口,輕輕的敲了敲門。小丫頭揉著睡眼打開了門,見門口的是我。呀的一聲,緊緊抓住睡衣。靠!當我是來偷香的啊!急忙捂住了她尖叫的嘴。
  “別吵,我是來問你事的,你不是說等晚上的機會嗎?我人過來了,等時間一到就問你,別吵。”
  我急忙說道,還是被小丫頭狠狠踢了兩腳,幸虧我早有準備夾緊了大腿,不然子孫根會被踢死的。
  “切,你以爲一到時間就行了?你愛等等吧,我去睡了。”
  小丫頭安靜下來後,嗤笑著扶了扶熊貓臉背包,回到床上。
  我找了個沙發坐了下來,激動的等著更新程序啓動的時間到來。